代号叫麻雀

导演:王志民

主演:孙菂/丁军/周艳泓

地区:中国大陆

出品公司: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

集数:26集

播出时间:2015年3月17日

剧情介绍:

    八路军左北泉、方同山等人组成了代号为“麻雀”的短枪班。成立之初,麻雀班仅有4个人。不仅势单力薄,硬件条件上也得不到充足的支持,有的只是队员们的满腔热血和坚定信念。但正是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麻雀班,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深入虎穴,清除一个个日军根据地,成为一支重要的抗日武装力量。《代号叫麻雀》正是讲述了这个势单力薄的麻雀班与敌人斗智斗勇,最终成功打击当地日伪力量的故事。

第1集

 日本鬼子在汉奸卜蓝珠带领下,突然袭击沂水大崮山区的八路军兵工厂。担任保卫任务的八路军独立团浴血奋战,无奈敌众我寡,弹尽粮绝,拼死抵抗,独立团战士与鬼子近身肉搏,全军覆没,兵工厂厂长朱南跳崖牺牲。鬼子军官竹林大佐令搜山,不放过任何一个八路人员。陈若水在转移途中也遭遇敌人,鬼子将陈若水连人带孩子押回县城红部,企图获取兵工厂技术人员转移的情报。土匪头子宋花山欲投靠日本人,正在得意之时,被左北泉(号称摘星手)当街处决。八路军通讯员长腿子被一队伪军追赶,长腿子轻松甩掉伪军。擅自行动的左北泉被沂水县县长姜海涛关了禁闭,心中很是不服。沂水县公安局长郭春林找到左北泉,要求左北泉解救陈若水母女。左北泉提出两个条件,接受了命令。 日本鬼子侵占沂水县城后,国民党警察大队大队长方同山带领大队一百多号人撤退到峪子村隐藏下来。汉奸辫子爷和小儿子卜蓝珠再次向日本人点水。峪子村村民和警察大队队员全部被鬼子杀害。方同山向天发誓,今生今世一定要为峪子村的老百姓和警察大队的兄弟报仇。 红部。陈若水经受住日本人的拷打,拒不交代。送饭的田小德暗自钦佩。日本人利用陈若水新生婴儿,用牛奶作为诱惑,要求陈若水交代,陈若水不为所动。敌人恼羞成怒,严刑拷打。陈若水仍然坚强不屈。 左北泉和长腿子赶往沂水县城的途中遇到鬼脸货郎的打劫,被制服的货郎决定跟着左北泉一块干,三人正要赶路时听到鬼子的枪声,与鬼子交火中,左北泉遇到了被伪军追杀的方同山。二人联手击毙了追杀的鬼子,几个伪军慌忙逃离。对于左北泉的出手相助,方同山并不领情。左北泉和方同山交谈,得知二人相遇的原因,决定一起去红部救人。 日本鬼子在竹林大佐、铃木中佐指挥下,对陈若水反复拷打,终无所得。日军参谋铃木看到厨师田小德在菜板上写的字,称赞他的中文书法,并命令他做吃的给陈若水母女。陈若水遍体鳞伤,已经奄奄一息。秀琴和田小德来给陈若水送饭,田小德十分小心地从怀中取出一瓶羊奶让陈若水喂孩子,在秀琴和田小德的劝说下,被陈若水接过羊奶。

第2集

田小德略会书法,彬彬有礼,深得铃木赏识。铃木不久被派去葛庄日军军火库任主管,铃木要求田小德随其前往,并提拔他当皇协军中队长。田小德极不情愿,又不敢断然拒绝。县城。桑桑向左北泉等人汇报陈大姐狱中情况,建议通过狱中同学田小德开展营救活动。桑桑面见田小德,说服田小德帮助八路军营救陈若水,田小德点头应允。但是他建议先把孩子救出来。左北泉认为这个意见很好,决定照此实施。但是田小德向陈若水要求把孩子交给他时,陈若水坚决不肯。桑桑建议说,自己跟陈大姐相熟,如果化妆进去说服陈大姐,才可能完成先救孩子的任务。 左北泉用“狸猫换太子”的计谋来救陈大姐的孩子。田小德帮助桑桑化装成狱中女奶妈,进到了牢里,见到了陈大姐。陈大姐见到桑桑非常高兴,说服她把孩子交给自己,先抱出去。陈若水同意了。桑桑连忙背起婴儿往牢房外走,正在这时,竹林大佐带着几个宪兵走了进来,挡住了桑桑的去路。陈若水发疯地扑上去,被一个鬼子的刺刀刺中,倒地牺牲。事先做好准备的桑桑背着孩子,腰部绑着手榴弹,挟持这竹林向外撤去,鬼子们不敢轻举妄动。红部监狱的大门被关闭,众鬼子举枪围住了桑桑。在外等候接应的左北泉等人听到桑桑喊了一声后,便向红部监狱院内投掷手榴弹。桑桑背着婴儿上了货郎预先准备的马车。竹林气急败坏,命令全城搜寻,一定要消灭这几个八路。鬼子紧追不舍,频频射击。左北泉等人拔枪掩护桑桑,终于在鬼脸货郎和方同山等人策应下,冲出了城门,安全抵达了根据地。 田小德告诉桑桑,日军参谋铃木要求自己跟他去葛庄当皇协军中队长。他不愿意,不想披这个狗皮,所以决定偷偷远走高飞。桑桑听了心里一动,启发他说,你只要是个中国人,披上狗皮,你可以照样办人事,力主他去葛庄。田小德听了桑桑的建议,最后决定跟随铃木中队长去上任。 左北泉面见八路军县长和公安局长,把婴儿交给了交给一个老乡抚养。左北泉非常懊恼,因为任务只完成了一半。郭春林说,组织研究决定,由你们几个成立一个短枪班,专门深入敌后跟鬼子打游击。这个短枪班的代号叫麻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说走就走,说飞就飞,来无影、去无踪,个头不大,能耐不小。第一批成员有左北泉、方同山、鬼脸货郎、长腿子四个人。县长说,麻雀班成立第一件事就是去打掉辫子爷。县长告诉大家,经查明,带领鬼子偷袭我兵工厂的幕后汉奸就是辫子爷。辫子爷过去是边区政府委员,他暗中投敌,把我们的兵工厂地点出卖给鬼子,导致兵工厂被摧毁,独立团大批战士,还有兵工厂厂长朱南、厂长妻子陈若水,实际都是死于这个辫子爷手中。 八路军兵工厂的李淞同志被辫子爷杀害。辫子爷的大儿子、国民党沂水县保安队长卜仙元仍然没有归顺日军。春花客栈的女老板春花实际是日军在当地的特高科长中井花子,和卜蓝珠暗中商量,要求卜蓝珠父亲辫子爷给他哥哥写信招降。卜蓝珠满口答应。 日本人一直想招降卜仙元,所以春花才化妆为客栈老板引诱卜蓝珠,通过卜蓝珠诱降卜仙元。卜蓝珠和春花来到卜仙元的保安大队驻地,让卜蓝珠去说服卜仙元,卜仙元怒斥弟弟,不该去当狗汉奸,尤其是不该偷袭八路的兵工厂。卜蓝珠来说服卜仙元,被卜仙元骂走了。 卜仙元带着伪军骑马而来,赶到卜家大院,他指责父亲不该去做汉奸。辫子爷说,我都是为了我们的家产,日本人连咱们首都都拿下了,国军跑得不见了影子,已经亡国了。父子俩激烈辩论,谁也说服不了谁,卜仙元起身走掉。 铃木中佐带着田小德前往葛庄军火库赴任。左北泉、方同山等人来到卜家大院,水井边,左北泉打量着淹死李淞的那口井,决定血债血偿,冥思苦想,设计要捉拿辫子爷。鬼脸货郎出了主意,大家想方设法找到了辫子爷的手下花条子。

第3集

左北泉等人利用花条子骗开了卜家大院的大门,终于抓住了辫子爷卜敬斋,他们把卜敬斋捆好装进麻袋,运出了大院,最后把卜敬斋吊死在水井边的歪脖子柳树上。卜仙元得知辫子爷死讯,带人赶来,卜蓝珠哭得稀里哗啦,说八路指名道姓还要杀你,要将我们全家全部除掉。客栈女老板春花趁机也对卜仙元煽风点火,卜仙元跪倒在父亲的尸体前发誓,八路军杀了我父亲,这是杀父之仇,不能不报。卜蓝珠和春花趁机给卜仙元做工作,要求他归顺皇军,否则两面受敌,很难成气候。卜仙元点头称是,但是说怕皇军不要我了,春花上前,展开一张纸,原来是一张委任状,日本人委任卜仙元为沂水县保安大队大队长,卜仙元左思右想,终于决定归降。 左北泉等人途经烟绺子家,顺道在他家休息,烟绺子的老婆秋桂已经快要临产。大家商量好第二天以赶集的名义去葛庄化装侦察,伺机行事。在葛庄集市,鬼脸货郎苦于手中无枪,他发现卜蓝珠手里抓着一只鸡,身上背着一把德国二十响。鬼脸货郎暗中跟踪,到了卜蓝珠家。他化装成叫花子,抢了卜蓝珠的手枪。这时候长腿子被四个伪军殴打,长腿子怕生出事端,一直没有还手,被打得头破血流。黑小子看不过,上前帮助,四个伪军根本不是她的菜,被她打得人仰马翻。 街头另外一边,日本鬼子看见大肚子的秋桂肆意调戏,被秋桂狠狠地给了几个耳光,鬼子火了,挺着刺刀要扎秋桂。烟绺子赶到,苦求鬼子,放过老婆。鬼子不理会烟绺子苦苦哀求,仍然调笑秋桂。  

第4集

终于鬼子一刀扎进了秋桂的肚子,秋桂倒下之时,痛骂烟绺子,说你不该求他们,应该杀了他们。烟绺子魂飞魄散,晕倒在地。这时候方同山赶来,两枪把鬼子撂倒,抱起秋桂一看,秋桂已经不行了,方同山大叫烟绺子起来,鬼子马上就要来,叫他先救秋桂。鬼脸货郎等人连忙把秋桂放上马车,飞奔而逃。鬼子在后边穷追不舍。左北泉等人在一边开枪掩护,牵制敌军。桑桑赶到左北泉等人身边,要求左北泉、长腿子三人跟她去姑姑家躲起来,否则鬼子汉奸众多,三个人跑不出去。 葛庄。鬼子汉奸挨门搜查,桑桑阻止汉奸进院,这时,田小德抬起头,他假装不认识桑桑,为她解了围。方同山等人乘着马车一路狂奔,秋桂最后死在了马车上。临死前,她跟烟绺子说,我只能来生再给你生娃了。烟绺子嚎啕大哭。后来又掩护左北泉、长腿子和黑小子三人,帮助他们以赶集的亲属为名,混出了葛庄。在出葛庄的路口时,铃木中佐拦住了去路,田小德连忙介绍,说桑桑是他未过门的媳妇,其他几人是桑桑的亲属,希望铃木中佐放行。铃木中佐毫不生疑,挥手让鬼子放行。左北泉等人走远了,田小德悄悄对桑桑说,你的忙我帮了,我的忙谁来帮?桑桑问他什么忙。田小德说,我已经看上你了,除此以外,我谁也不娶,我就想你做我的媳妇。桑桑大吃一惊,连忙搪塞过去。卜蓝珠来找田小德,桑桑趁机跑掉。卜蓝珠说自己的枪被抢了。坟地。烟绺子沉痛埋葬了妻子,他的小姨子秋竹赶来为姐姐送葬,烟绺子一改懦弱形象,对天狂吼,我要杀鬼子!左北泉和方同山他们会合后,在一个炮楼的沟底遇到了紫磨匠。原来紫磨匠是沂水县公安局派来和左北泉联络的。 紫磨匠带领大家见到了县公安局长郭春林,郭春林说你们打掉了辫子爷,给敌人很大的震动,山东分局特令给你们口头嘉奖。郭春林说,麻雀班初战告捷。虽然在葛庄有所不利,但是声东击西,骚扰敌人,是我们今后的作战宗旨。当天郭春林特意请客,请大家吃白菜豆沫,也算庆祝一下。 葛庄桑桑的姑姑家。桑桑和姑姑、姑父刚刚吃过饭,正收拾桌子。媒婆来了,说是受田小德之托,来为桑桑说媒。桑桑没想到田小德这么快,不依不饶地盯上了,桑桑姑姑连忙推说自己已经许嫁他人,对方已经下了书子。媒婆没趣地走了。

第5集

田小德仍然不愿罢手,他私下找到桑桑的姑父,要求桑桑退还对方的彩礼,不论什么损失,他都一律奉还。同时他又利用桑桑掩护了八路军之事,暗中敲打老姑父,老姑父听了心中一惊。姑父对桑桑询问那天掩护左北泉的事情。姑父说,假如你不应了这门亲事,他要给我们安上私通八路的罪名,我们一家人都祸害了。桑桑不忍看到姑父、姑姑担惊受怕,一时无语。桑桑万般无奈,亲自来找田小德,她指责田小德,打发媒婆一趟趟往俺家跑,又对俺姑父拿枪威胁,到底想干什么。田小德笑,说我是想挖出这颗心给你看,我喜欢你。从咱们俩读书的时候,我就喜欢你。其他人我都看不上,我就看中你了。俩人说了半天,仍然两股道上说不到一块。桑桑和秋竹商量如何应对。秋竹说,要不咱们先提点条件,难为难为他,也许他就此打住了。桑桑听了若有所思。 桑桑来见田小德,提出来说,你要真心对我好,那你得给我弄点东西,就当给我下的聘礼怎么样。田小德说,行,你想要啥。桑桑拿过一张纸,飞快地写了两个字。田小德拿过来一看,愣住了。纸上写着枪、弹。田小德说,你这哪里是想要聘礼,分明是想要我的命。桑桑说,那你自己看,你想要俺给你当媳妇,你就得办。田小德一时说不出话来。秋竹知道了以后说,你就这么写给他了?桑桑说,那没办法,我只能这么吓他,我这么一吓,没准他就怕了,就不来找我了。秋竹说那他要是告诉鬼子呢?桑桑说应该不会,如果要报告,在城里救陈大姐的时候就报告了,何必拖到现在?我看这个人还算好人。 田小德一时苦闷,和几个伪军亲信一块喝酒,他要求弟兄们帮他忙,弟兄们斟酌来斟酌去,决定帮田小德凑够聘礼。两天以后,媒婆带着六个伪军进了桑桑家门,六个伪军抬着三箱聘礼,红绸结花。田小德说,桑桑,你要的聘礼我给你送来了,你收好吧。然后说完掉头而去。桑桑又惊又喜,连忙让秋竹通知县公安局长郭春林,要求他们派人把枪运回去。郭春林派了左北泉等人赶往葛庄,寻机把弹药送回根据地。 田小德追着桑桑不依不饶,说聘礼我给你下了,咱们的事就算定下来了,对不?桑桑一时无法回话。秋竹建议桑桑,趁机跑掉,桑桑点头称是。桑桑离开镇外的时候,田小德追了上来说,我看出来了你想跑,但是我也不想拦你。我虽然喜欢你,但不会强人所难。桑桑更加无语。桑桑回到根据地,本来想把此事向郭春林汇报,话到嘴边又不知从何说起。她来见左北泉,面对左北泉满腹的话也不知道说啥为好。     鬼子严查进出城门的人员,左北泉等人带枪很难混进葛庄。方同山和紫磨匠在城门口侦察,发现一家抬着棺材出殡的,紫磨匠向一老乡打听详情。并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左北泉,经过分析后,左北泉计上心头。大家商量如何运送弹药出城,左北泉让鬼脸货郎给出主意。这边田小德和四个伪军心腹耳语,要求大家在路口巡逻时,伺机给予配合,帮助弹药运出关卡。心腹质疑说,你不是说交给她就完了,干吗还要帮着运。田小德说,如果东西被查出了,鬼子一定会追溯来源,我们就是藏也藏不住。为了我们自己的安全,也得帮他送出去。大家听了,是这个理。     葛庄镇口。日头将落的时候,一队送殡的队伍来到了路口,原来这是左北泉、秋竹等人假扮的送葬队伍。汉奸卜蓝珠想要开棺检查,田小德的把兄弟故意抱怨棺材里边都臭了,卜蓝珠害怕,连忙放棺材过了关。棺材走到路上,又遇到伪军的巡逻队。巡逻队里也有田小德的把兄弟,以害怕晦气为由,不让大家检查,放了行。正欲离开时,又碰上了鬼子的巡逻队,大家心中一惊。几经周折,送殡的队伍终于安全出了葛庄,枪支弹药回到了根据地。

第6集

桑桑把自己和左北泉的交往,和田小德的来往,反复像走马灯一样在脑子里过电影,一时无法取舍。原山东分局的所在地王庄被日军占为据点,郭局长给短枪班安排了新的任务,让左北泉和熟悉环境的紫磨匠先去王庄侦察一下。短枪班要突袭王庄,牵制王庄的鬼子。左北泉向郭局长要武器装备。 桑桑备酒等着左北泉回来。桑桑坐在炕上,头上蒙了一块红布,身前的小桌摆了煮鸡蛋、花生米等,和一壶军用茶缸烫的酒。桑桑引导左北泉喝了三盅酒。桑桑突然要求当晚自己睡在左北泉房中。左北泉一时难以领会桑桑的意思。桑桑欲哭无泪,欲睡不能。清晨,桑桑背着包袱,失魂落魄地回到葛庄。秋竹迎上去问她怎么了,桑桑面色苍白,一言不发。回到姑姑家,桑桑呆若木鸡坐在炕上。大家一时不敢招惹她。这时田小德又来了,田小德进门,看着桑桑面壁无语,没有上前打搅。田小德坐在炕沿,静静地看了桑桑一会儿,田小德悄悄走了。 左北泉顾不上思念儿女情长,正布置大家袭击王家大院。由于王家大院驻扎了鬼子近千人,而麻雀班仅六个人,要打好这一仗,一是趁虚而入,二是声东击西,三是以暗打明,大家精心做了策划。 左北泉六个人兵分三路,相互配合,声东击西,打了一个漂亮的袭击战。六个人完好无损,撤退到河滩上,而敌人黑夜当中不敢出庄追击,只好在庄里胡乱开枪。竹林在王庄被袭后来到葛庄,叮嘱铃木严加防范,一旦发现八路就要立刻消灭。 桑桑得了伤寒,田小德领着郎中三天两头来给桑桑看病,仍然没见好转。铃木得知田小德的媳妇病了,决定派出军医给桑桑看病,田小德感激不尽。田小德对着两个抢了老百姓鸡的伪军大发雷霆,臭骂伪军又去祸害老百姓。他说,披上这张狗皮,人家谁也瞧不上咱,你们他妈的还净不干人事。田小德拔出枪来说,今后老子再看见你们祸害老百姓,一枪一个,亲自崩了你们。铃木中队长带着伪军看到了这一切,对田小德大为赞赏,说他严明军纪,大大地好。田小德回头看见桑桑愣住了。桑桑站在姑姑家门口远远地望着他。

第7集

这时客栈女老板春花暗中给卜仙元送去情报,卜仙元决定向八路报杀父之仇,立即出动兵马。卜仙元带领汉奸包围了后方医院,抓住了一批八路军的伤员和民兵骨干。     桑桑病好了,田小德又来看她。桑桑向他约法三章,第一,不许问俺的事。第二,不许管俺的事。第三,俺要啥你得给俺啥。田小德满口都答应了。秋竹指责桑桑不该答应田小德。桑桑说,我不能害了对方,他去披这个汉奸皮是我同意的,他中间又办了很多事,显示他是一个实诚人,我要这时候背信弃义,我就不是人了。秋竹说,那你要嫁给他,北泉哥咋办?桑桑说,我也知道对不起北泉哥,但我不能害了田小德。再说,我要一旦走了,这地方的工作再开展有很大的困难,所以最后左思右想我决定嫁给田小德。 河滩上。汉奸卜仙元把八路军伤员押到河滩上,用残酷的方法一一处决。     麻雀班得到卜仙元杀害八路伤员的消息,怒不可遏。方同山表示怀疑,说卜仙元跟我是把兄弟,鬼子占领沂水前,他说要跟鬼子干到底,袭击八路军的医院应该不是他干的。长腿子激烈反驳,说我们已经调查得很清楚,自从我们杀了辫子爷,他就投降了日军,现在比鬼子还残忍。左北泉决定要打掉卜仙元。     田小德要求桑桑定下良辰吉日,好来迎亲。桑桑要求田小德准备催妆,所谓催妆要求是提供歪把子机枪。田小德毫不犹豫又答应下来。 麻雀班溜进卜仙元的驻地,却扑了空。但是得到汉奸招供,说卜仙元明天将经过某地,回卜家大院,决定前往当地守株待兔。麻雀班第二天截击汉奸队,打了半天,却发现卜仙元走了另外一条路,又被他溜掉。公安局长郭春林得到消息,说桑桑弄了一批弹药,以她嫁妆的名义让根据地派人去把这批嫁妆接出来。郭春林这才知道桑桑要出嫁了,并且是嫁给田小德,郭春林左思右想,终于明白了是什么道理。郭春林为此专门摆了一桌酒菜,旁敲侧击向左北泉吹风,左北泉一时不解,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 娶亲那天,田小德骑着马,披红绸、扎红花,带着一排伪军,抬着大小箱子来到柿树坪,他走到左北泉身边说,你们就是娘家的人,她的嫁妆我都带来了,你们看看吧。左北泉猛然听说桑桑的嫁妆,要结婚了,大吃一惊,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时田小德爬上了柿子岭来迎接桑桑。桑桑痛苦不堪,桑桑无意中把剪刀扎在手上,跑开了,左北泉捡起桑桑丢在地上带血的剪刀,田小德抱着晕倒的桑桑奔下山岭。左北泉回过神来追上前去,痛苦不已。桑桑和田小德的迎亲队伍走远了,左北泉郁闷不过,怒火中烧,决定要去杀了田小德。麻雀班全体跳起来,决定同往。鬼脸货郎见大家冲动,连忙暗示长腿子去通知郭春林局长。郭春林飞马赶到,制止众人。

第8集

 田小德家喜酒完毕,田小德来到桑桑房间,桑桑泪流满面,要求田小德不要动粗。田小德说,你是我媳妇了,我绝不会难为你。     沂水县各界筹办抗日大会,左北泉接受了执行保卫任务,前往抗日大会驻地,和敌工部部长梁建民一起,部署了保卫工作。鬼子军官竹林大佐接到了抗日大会的情报,布置鬼子汉奸前往围捕。     麻雀班住在村民高嗓门大嫂家,高嗓门对紫磨匠一见如故。     田小德娶过桑桑已经几个月,要求桑桑尽点做媳妇的本分。桑桑说,你要硬来我不拦你,但是我希望你让我适应一段时间。小德只好同意。 抗日大会正在进行,放哨的长腿子、黑小子突然发现大批敌军出现在村口,慌忙前去报告。大会匆忙中止。左北泉和梁建民指挥干部群众火速转移。左北泉带领短枪队员和警卫排进入阵地,担任阻击任务,拖得越久,老百姓和干部转移的时间就越充裕。左北泉和方同山并肩作战,左挡右挡,怎奈敌人人多势众,把他们二人逼进了一家农户。其他的战士和短枪班成员也左冲右突,各走一站。战斗中方同山腿部受伤,左北泉把他藏在羊粪堆里,自己打枪引开了鬼子和汉奸。谁知敌人用老百姓做掩护,逼迫左北泉停止抵抗,左北泉在老百姓被胁迫的情况下,放下了武器。敌军把他抓获。梁建民也被鬼子俘获,连同左北泉一同押往红部。 长腿子、黑小子、鬼脸货郎、烟绺子等人知道左北泉被鬼子抓走,连忙部署,要去救回左北泉。长腿子说,一开战以后就没看见方同山,怀疑方同山和敌人有勾结。这时候方同山一瘸一拐回来了,长腿子对他表示怀疑,说打仗的时候没看见你,打完仗就出来了。烟绺子认为长腿子胡乱怀疑人,说你没看见他受伤了吗?方同山知道左北泉被抓走,大吃一惊,要求大家不顾一切去救左北泉。鬼脸货郎认为大家太冲动,不能这样去白白送死,大家要动脑筋。方同山急了,说如果救不下左北泉,我第一个毙了你鬼脸货郎。大家一时吵吵嚷嚷。这时候几个八路军干部走来,要求他们为八路军特务营带队,去阻击竹林大佐。烟绺子他们应允而去。 山坳。麻雀班引诱鬼子进入了地势凶险的山沟,八路军特务营一声开打,枪炮齐鸣,鬼子两头受敌,形势不利。竹林大佐决定枪杀被俘的八路军,突围。鬼子将左北泉推出来,开枪。竹林一挥手,鬼子的枪声响了,左北泉倒了下去。麻雀班成员眼看着左北泉倒在阵地上,大家悲愤欲绝,不顾一切向前狂冲,鬼子仓惶撤退。梁建民被卜仙元单独俘获。长腿子第一个冲到,抱起左北泉,左北泉已经毫无反应。大家痛哭流涕,认为大哥已经完蛋了。女军医发现左北泉并没有死去,连忙施行紧急抢救。大家得知队长还有一线希望,急忙上前配合。 在油灯下搭成的简易手术台上,左北泉昏迷不醒。范玲和女护士给他施行了紧急手术。郭春林对着屋内大声吼叫,左北泉,你给我听着,你一定给我挺过来。你要是死了,我一辈子也不饶你。麻雀班的全体成员和高嗓门大嫂等焦急地守候在空地上,一个个泪水盈眶。烟绺子说,方同山大哥也受了伤,应该叫医生瞧瞧。长腿子说,他受了什么伤,谁知道自己怎么伤的,自己打的吧。方同山火了。长腿子说,一打起来你就不见了,打完仗你才出来,你怎么会受伤。方同山百口难辨。长腿子说,凭他就是个伪警察,他能跟我们真心打鬼子吗?他又跟那个卜仙元是把兄弟,可能早就想投敌了。双方剧烈冲突。郭春林制止长腿子说,没凭没据不能乱说话。但是我们一旦发现,如一旦查明证据,那我们也不轻饶你。长腿子这时候要求大家把方同山关起来,大家一起动手,把方同山缴了枪关进了屋里。这时范玲建议,要请著名的中医刘老先生来为左北泉治病。黑小子和长腿子领受任务。

第9集

葛庄田小德家,桑桑让田小德再弄些手榴弹,田小德答应下来。但是卜蓝珠现在处处与他作对,而且因为之前丢失军火的事,铃木现在也是对军火库管得更严了。 历经波折,把刘老先生请到驻地。刘老先生检查了左北泉的伤势,认为很不乐观,但是他伤了这么长时间,却一口气不绝,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刘老先生给他配了消毒化脓的若干药剂,但是他胸中有脓,现在高烧昏迷,都是因为这个原因。范玲主动上前说,我为他吸出来。 桑桑得到秋竹报信,说左北泉身受重伤,能不能救过来很难说。桑桑着急万分。桑桑对田小德说想出趟远门,得两三天吧。田小德终于答应了,说没问题,你去吧。田小德亲自送桑桑出门,受到了卜蓝珠的怀疑。桑桑滴水不漏。卜蓝珠毫无办法。 左北泉慢慢恢复。范玲为了补充营养,给他喝羊奶,这时桑桑来到身边,问左北泉的伤势。左北泉说你已经是人家的媳妇了,叫她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桑桑眼含泪水。范玲赶来为他们解围,桑桑走掉。 葛庄深夜。田小德带着亲信弟兄悄悄从军火库抬出了两个箱子,这时卜蓝珠截住了去路。卜蓝珠自以为抓住了田小德偷军火的事实,慌忙赶往铃木办公室报告。 铃木集合队伍火速追赶。这时候沂河边上,田小德和弟兄们拿出箱里的手榴弹,在河里纷纷炸鱼。铃木等人赶到河边一看,手榴弹已经空空见底,而地上堆积着很多条沂河鲤鱼。卜蓝珠傻眼了,铃木也困惑不解,他叫田小德,要田小德解释一下怎么回事。田小德说,最近竹林太君要庆祝生日,我们这里没什么好东西,只有鲤鱼还可以,于是就想到用手榴弹炸鱼,想送给竹林贺寿。铃木听了以后转怒为喜,称赞田小德做得好。卜蓝珠大为失望,只好不了了之。 麻雀班的同志听说桑桑来了,怒不可遏,集体赶出了截住桑桑。秋竹害怕大家动粗,连忙上前制止,这时候范玲赶来,说左北泉吐血了,大家慌忙往回赶。桑桑这才脱离险境。田小德下水捞鱼,得了感冒,躺在床上起不来。桑桑怒斥田小德真正成了狗汉奸,田小德才解释说,那天我是给你偷了两箱手榴弹,没想到被卜蓝珠抓住,只好出此下策。桑桑这才知道自己又错怪他了。

第10集

卜蓝珠提着礼品来看装病的田小德,要求田小德宽恕自己。他请田小德吃饭,田小德应允一人赴宴,桑桑叮嘱田小德要多加防范。席间探听到田小德和桑桑的是有名无实夫妻,之后就来到春花客栈,把田小德偷手榴弹炸鱼的事告诉了春花。春花分析后,对卜蓝珠说是放长线钓大鱼,而且红部已经开始调查桑桑,这时卜蓝珠把田小德夫妻有名无实的事告诉了春花。卜蓝珠为了得到田小德夫妻有名无实的证据,设计说是鬼子要为功臣的家属检查身体。田小德悄悄告诉桑桑说,鬼子召集会议,要去围剿八路军抗日政府的根据地。如果有机会,请他们赶紧做好准备,或者转移。桑桑连忙让秋竹去根据地送信。秋竹回去根据地的途中,被卜蓝珠派的汉奸跟踪,秋竹一时甩不开跟踪的汉奸,只好顺道去找左北泉。汉奸跟丢了秋竹,无意中发现身着军服的范玲在山上采药。汉奸准备活捉范玲,带回去向鬼子交差。路过的老乡发现,连忙去通知左北泉,左北泉带伤上山,一番较量,将汉奸一一击毙,将范玲安全解救。短枪班集合队伍,返回根据地,准备给根据地送信。 卜蓝珠灰溜溜地来到春花的客栈,说是跟踪秋竹的两个汉奸被打死了。春花说,不要紧,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把秋竹先抓住。公安局长郭春林得到消息,正要安排抗日政府撤退,村外已经枪炮齐鸣。政府警卫班的战士拼命抵抗,左北泉带领短枪班抵御敌人。警卫班和短枪班的同志扛住了敌人一阵阵冲锋,郭春林说警卫班只有12个人,你们短枪班6个人,都扛不了多久,我们去通知政府人员撤退,其他人尽量抵抗。左北泉带领警卫班和麻雀班顽强抵抗,战士们伤亡很重,但是敌人也基本上没能前进。打到最后,敌人人多势众,终于冲进了村子,一部分老百姓奋起反抗,和敌人拼了起来。麻雀班6个人分兵作战、相互配合,打得敌人顾头不顾尾,大家虽然人少,但是神出鬼没,敌人一时不知道八路军有多少人,暂时不敢轻举妄动。最后大部分抗日干部和村民都化险为夷。郭春林指着前方说那里就是黄庄,黄庄的鬼子作恶多端,派左北泉的短枪班去教训一下黄庄的小鬼子。 左北泉带领大家商议,准备下一战,去打击黄山据点的鬼子汉奸。长腿子和黑小子向左北泉汇报黄庄的侦察情况,大家商定计策。河滩上花条子带着几个汉奸,中间绑着一个年轻人。左北泉、麻雀班从旁边经过时,发现了眼前的情况,决定要救那个年轻人。一阵短兵相接,伪军死的死、伤的伤,其余的跪地求饶。左北泉决定让伪军交出子弹,可以放他们一条生路,伪军连忙照办,交了五箱子弹。这些子弹给麻雀班每人补充了弹药,解决了弹药缺乏的困难。解救下来的年轻人叫侯聪,他是去暗杀卜仙元,被敌人抓获的。这时他要求参加短枪班,左北泉让他和短枪班的人员比枪法,被其他人瞧不起,侯聪用自己的本事得到了左北泉的认可,但并未加入短枪班。     对于攻打黄庄,鬼脸货郎左思右想,想出一个投毒的计策。方同山等人设计见到了黄山餐馆的戴大厨,说服戴大厨暗中带领长腿子、黑小子混进据点,为鬼子中秋节做饮食准备。这面短枪班正在跟戴大厨打交道,侯聪上街看中了一个鬼子挎着的手枪,单枪匹马前往抢夺,把鬼子杀死,把手枪抢走。侯聪不知道自己的单独行动破坏了短枪班的计划,他带着手枪赶到麻雀班,作为见面礼,左北泉认为他缺乏组织观念,侯聪一怒之下掉头而去。  

第11集

黄山据点。鬼子的厨房张罗炖羊肉、做月饼,准备当天庆祝中秋节。戴大厨带着短枪班紫磨匠和鬼脸货郎在厨房准备菜肴,紫磨匠趁机把毒药下到了锅里。吃了毒羊肉的鬼子很快晕倒,据点里闹闹哄哄,紫磨匠趁机赶到炮楼上控制了重机枪。鬼子伪军慌忙拿枪抵抗,紫磨匠从炮楼上用重机枪控制了局势。左北泉等人又在外围配合,打得鬼子伪军鬼哭狼嚎。麻雀班趁机炸毁了据点和重机枪,偷偷溜了出去。戴大厨配合麻雀班痛杀鬼子,非常高兴。     当增援的鬼子来到黄山时,左北泉等人已经撤退了,路上左北泉要求配合作战的戴胖子,不能在黄山待了,要求他带着家人赶紧离开。戴胖子说,我们今晚就走。他笑,说过了几年憋闷日子,今天终于痛快了一把。今后我也可以对别人说,我也打鬼子了。说完他唱着沂蒙小调转身离去。麻雀班看着戴胖子走远。     麻雀班在山上趁夜休息,没想到鬼子打着火把搜山而来。这时侯聪出现了,他放下绳梯,把麻雀班成员一个一个吊上山顶,搜山的鬼子打着火把也扑了空。这时候公安局的交通员找到了左北泉,送来了新的情报。左北泉这才知道,秋竹被敌人抓到红部去了。秋竹的姐夫烟绺子大吃一惊。     秋竹接受郭春林交给的传递情报的任务,前往葛庄。回到葛庄住所,几个汉奸走了出来,卜蓝珠说,我们早就盯了你好久,在这里等了你几天了,现在你要老实交代,去干什么去了。秋竹掏出纸条,迅速咽下肚去。伪军急切之间毫无收获。卜蓝珠决定把她送到沂水县城,让日本人去处置。 县城日军红部。梁建民经受了百般拷打,坚决不投降。秋竹目睹梁建民受刑,痛骂鬼子。卜仙元奉命运送一批军火,短枪班等人早已在路上布好了地雷。鬼子的骑兵队来到了布雷的路段,短枪班将十几个骑兵全部消灭。当他们赶到另外一处枪响的地方时,发现日军两辆卡车被打趴在公路上,一队八路军战士已经将敌人消灭。八路军说,有一辆车没能拦住,卜仙元就在那辆车上。左北泉痛悔又让这个老狐狸跑掉了。 葛庄军火库。铃木发现弹药有失,命令日军把田小德和副队长卜蓝珠绑了起来。铃木中佐牵着狼狗气势汹汹审问二人,谁是偷盗军火的贼。田小德百般辩护,卜蓝珠也连连磕头。田小德趁机挑唆铃木说,卜蓝珠曾经把自己的手枪卖了换钱,那么他偷军火是完全有可能的。  

第12集

铃木大怒,给田小德松绑,让田小德审讯卜蓝珠。县里的联络员和左北泉对了暗号,把情报交给了左北泉,麻雀班才知道秋竹被抓了。日军红部。秋竹受刑无数,但毫不屈服。正当铃木决定要杀卜蓝珠时,卜蓝珠的母亲发疯一样冲来,怒斥铃木,认为他们告密炸毁了兵工厂,又消灭了国民党警察大队,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私通八路。铃木一想也对,终于刀下留人,放过了卜蓝珠。田小德借刀杀人之计未成,心中暗吃一惊。卜蓝珠冷言冷语道,田队长,等到红部审出秋竹的口供,我看你哭都找不到坟头。田小德这才知道秋竹已被抓走。左北泉等人赶到县城,合计怎么营救秋竹。由于红部看守森严,左北泉决定让大家先在红部四周侦察一下情况。 日军向秋竹提出了两个问题,要求她回答,谁杀死了辫子爷,在葛庄和王庄闹事的是谁?秋竹一言不发。审讯中秋竹割腕自杀,被日军强行送到医院包扎治疗。 秋竹在红部受尽酷刑,拒不招供,竹林大佐决定枪杀秋竹。麻雀班抓获了日军谷崎,从谷崎口中得知秋竹将被处决和行刑的地点,连夜做好埋伏。在刑场前面的桥上精心设计,挡住了日军的去路。桥上一阵恶战,短枪队把秋竹抢了下来,运出了城门,送到高嗓门大嫂家养伤。 红部。梁建民又被敌人过堂,敌人告诉他,八路出动了精锐人马,抢走了秋竹。敌人说,有一件事我们想不通,陈若水进来八路军也组织营救,秋竹进来八路军也组织营救,为什么你来了那么久都不管你?  

第13集

梁建民说,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你挑拨我跟八路军的关系。敌人退出屋去暗中商量,竹林说这个人油盐不进,咱们得来第二套方案。梁建民还押牢房。两个鬼子把一个新犯人推了进来,那个新犯人一进来,就大骂梁建民。梁建民说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骂我?来人说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你是叛徒。我怎么叛徒了?新犯人说,一位女同志就是被你出卖的。我是王庄区小队的,山东分局成立的时候我看见你,听说锄奸队已经把你家人都杀了,梁建民万般惊愕。 梁建民的牢房,春花进来说,前几天我的客栈发生一起命案,你的父母来镇上赶集,住在我们客栈,被人杀了。梁建民说不可能,春花把照片给他看,说据我们所知是八路军锄奸队杀了你父母。梁建民拿起照片一看痛不欲生,然后怒斥汉奸林翻译,肯定是你们这帮浑蛋干的!林翻译说,就是怕你不信,我们才专门请来客栈老板娘。梁建民反复思考,终于不得不信,他长叹一声,既然八路军不把我当人,那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竹林大佐这时候进来说,梁先生,你是个人才,我们日本人很看重你,希望你跟我们合作,建设大东亚共荣圈。梁建民左思右想说,我愿意跟你们干,他咬牙切齿说,我要报仇。从此梁建民投靠敌人,当了汉奸。 葛庄,田小德房间。桑桑跟田小德说,根据分析,铃木中佐已经开始怀疑你了,你如果再在这里待下去,以后很难说会出什么事。田小德点头称是。他们慢慢说到了起义的问题,田小德一时犹豫不决。桑桑决定到根据地汇报,暗中听到郭春林和范玲的谈话。她放下信件,独自悄悄离开。她的信件是反映田小德有了起义的想法。     卜蓝珠脱离危险后,来见春花,抱怨春花不给他帮忙,差一点自己就被铃木太君给杀了。春花说,要不是我给你娘送信,你娘能及时赶去吗?卜蓝珠这才知道,是春花帮了他的忙。 郭春林交代左北泉接应田小德起义前,先去除掉沂水城区的伪区长肖福堂,外号肖葫芦。麻雀班带领成员到当地维持会长葛仁礼家打探消息,遇到了已担任汉奸便衣队长的梁建民。左北泉等人躲藏在粮屯里。经过商议,麻雀班决定化装混入维持会长的民工队伍,以给鬼子修炮楼为名,混到县城,伺机枪杀肖葫芦。大家以民工的名义来到沂水城日军工地。

  • 01集
  • 02集
  • 03集
  • 04集
  • 05集
  • 06集
  • 07集
  • 08集
  • 0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